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产业新闻 >
产业新闻
阐释传统文化的多维内涵
来源:http://www.gsyaohong.com 编辑:www.k8.com 2018-09-14 10:16

  最新一卷《中国书房》(第四卷)由西泠印社2018年6月出版,《中国书房》的装帧朴素,设计清雅,栏目设置更是考究,并配有精美的摄影插图。《中国书房》主编许石如说,《中国书房》是一部挖掘与传播古今书房里人、物、事的传统人文类丛书;用主编者的话说,是从补白的角度研究、挖掘、讲述古代学林趣闻和文人掌故;从传承的角度挖掘与探寻笔墨纸砚等文房器物的古法制作与文化内核;从溯源的角度展现书房、书院、藏书楼的历代变迁……每一卷《中国书房》在主旨上都是阐释传统文化的多维内涵与古代文人的精神生活,努力打造书房与艺道同研、技术与学养同修、琴棋与书画同步,文房与文心共存的可读可藏的精神读本。在内容定位上,学术视角、审美表达。

  许:每一卷主要有三个核心选题。分别是一位历史人物,一种文房器物,一个藏书楼(书院)或一位藏书家。

  所谓历史人物,我们一般会从补白的角度选择介绍那些有一流学术水准的、但是大家不太了解的历史人物。真正了解传统文化,一定不能只跟着潮流走、盯着冰山一角,我们要了解水面下雄厚的、更多的文化大家。诸如第三卷《中国书房》里的人物是担当;第四卷是陈垣。故宫博物院宣传四僧展,很多人知道了八大山人、石涛,但是同期更早的担当,水平也非常高,却极少有人问津;大家对陈寅恪比较熟悉,其实和陈寅恪齐名的陈垣,也非常厉害,可惜媒体宣传不多,所以我们来挖掘介绍史学家陈垣。陈垣生于1880,卒于1971,系历史学家、宗教史学家、文献校勘学家、教育家,著有《元西域人华化考》《校勘学释例》《史讳举例》及《通鉴胡注表微》等,和陈寅恪并称“南北二陈”。由于陈垣学术过于朴实,为人又比较内谨,大部分人只知道他是启功先生的老师,【准税务师须知】关于取消乙烯、,究竟学问如何,不甚清晰。基于此,《中国书房》以陈垣为研究人物,通过介绍陈垣《诗选》《年表》、刊选“陈垣学术介绍”“二陈学术比较”“陈垣轶事”“近代史学史流变”等文章来向大众介绍这位被忽视的史学大家。

  器物,主要是以书房器物为核心,从笔墨纸砚、棋扇琴萧,到桌椅几榻、石瓶清供。文明最终会蕴化为具体的器物,所以,我们通过介绍文房器物的制作、渊源、流变、鉴藏,挖掘几近失传的古法,借以展现传统文化真正的“雅”是什么样子的。

  还有,书房必然离不开书。围绕书就会有古籍文献、版本目录、金石碑拓等学问,保存这些的,过去主要是藏书楼。所以我们也会把历史上有突出贡献的藏书楼、书院、藏书家做一些介绍。

  记者:《中国书房》陆续出版了四卷,从整体上看,感觉更像是同人办刊,或向相关专家学者约稿,是否有自由来稿?

  许:我们曾经也想和读者互动征稿。后来发现,征稿作品数量很多,实际能用的几乎没有。究其原因,一来,是投稿作者们不太了解《中国书房》的选题内容,所以许多稿件不太合适;二来,《中国书房》需要的文章,学术性要强、又要清透有趣,要有可读性,这类文章本身质量要求就比较高,不太多见。所以目前还主要以约稿为主。当然,如果有合适的来稿,我们也非常乐意采纳接受。

  许:读者定位,主要还是文化圈及泛文化圈群体。如学者、作家、藏家及对传统文化感兴趣、想进一步了解的朋友。

  许:《中国书房》共有七大板块构成:1卷首语;2文心相印;3旷世之怀;4天工开物;5书房内外;6筑室溪山;7案头斋壁。

  每卷《中国书房》的卷首语由学术顾问、主编或知名作家执笔,点出该期主题或心得寄语。“文心相印”则是选一位历史上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大家,作为研究对象,列出该人物的年表及学术观点等,再就是当代学术界最具有代表性的专家学者对该历史人物研究的访谈。

  “旷世之怀”主要围绕该历史人物,做各方面的深入剖析。如:人物典故、同时代交往的名人逸闻趣事等文章;人物艺术造诣研究;人物文学、学术、思想研究;人物所处时代背景。

  “天工开物”主要挖掘,书房历史、书房文化、书房空间、书房里的文房器物。书房器物集中体现古代文人思想、意趣与审美的最高典范,书房器物融涵范围极广,从家具到空间,从布局到设计,笔墨纸砚、琴棋书画、石瓶几剑等等,逐一梳理、挖掘与探寻,每卷以文房的一个品类为主线,相关联的文房器物为辅。以砚为例,古代文献中对砚的介绍;当代制砚名家访谈;古砚的鉴赏、收藏类文章;寻访“砚”文化发祥地的游记;与砚相关联的文房文章。

  古籍经典是书房的核心,也是古代思想文化的结晶。“书房内外”主要围绕书籍,介绍藏书家、藏书楼、书院、名家书房、文献目录、版本刊印等。

  “案头斋壁”以文人空间与案头把玩器物为主。每卷《中国书房》以一个空间或文玩为主题,用大量的图片记录文人书房的空间、布置、环境、文房器物以及名人书房的趣味状态。

  在谈到《中国书房》的主旨时,许石如说,他们立志于打造一本纯粹的有价值的文化读物,所以在刊物创建之初,即设立以下原则:第一,杜绝任何形式的广告。为了提升刊物的文本价值和阅读体验,使得《中国书房》丛刊在网媒时代有更强的竞争力,他们拒绝广告植入。第二,拒绝刊登当代艺术作品。因资本的介入与各种噱头的炒作,扰乱了收藏者对当代作品的文化价值与艺术价值判断。所以原则上,《中国书房》丛刊拒绝刊登当代的艺术作品。第三,建立有良知的学术标准。凡是《中国书房》丛刊所采访的传统手工业代表性人物,均不刊印肖像照,均以客观学术价值为依据,探索发掘其内在价值与工艺流程,拒绝浮夸和江湖作风。

  因为每期的选题不同,读者的侧重点亦不相同。总的来说销售情况还算良好,从第一卷的6千册到第四卷的1万册,我们的目标是3到5万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者:在当下网络时代,纸本书阅读受到了很大冲击,你们为什么还要组编这样一本内容传统的《中国书房》?

  许:自古以来,书房既是中国文人雅士追求仕途的起点,更是他们寻找自我的归途;“雪夜闭门读”,或是两三同好,“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是人生必不可或缺之乐事。书房的精神意义早已超越书房本身的空间范围,作为文士的精神家园,而在另一片土壤上种植。“三尺书屋,寸方桌案,铸就千古文章;一窗昏晓,千把流年,做来红烛儒影。”坐拥书房,倾听远离尘嚣的美丽回音,摆脱尘世的羁绊与牵累,增添几许对生存意义和人生终极价值的追寻。对中国书房的认识不仅是了解中国文化的一个极好的切入点,而且对于中国文化艺术的认识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和具有典型意义的组成部分。然而长期以来对中国书房的介绍,或是集中于陈设的介绍,或是针对文房文玩的介绍,或是对某一特定书史典籍进行梳理等,而定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度介绍中国书房至今阙如,这也是组编《中国书房》的缘由。

  记者:坊间已经有多种文人书房之类的书籍,《中国书房》与之前的这些书房类图书的区别在哪里?

  许:《中国书房》绝非社会上普通介绍书房文玩的书籍画册,而是一部关注学术引领,选题立意深远的文化艺术丛刊。以《中国书房》第二卷为例。第二卷人物研究,是近代大儒马一浮先生,我们选编了马一浮诗作、年谱,向当代几位研究马一浮的学者约了《马一浮先生的学术定位问题》《马湛翁语录类编——论近世诗》《从“法界缘起”到“有意误读”——马一浮先生佛学思想浅窥》《马一浮逸事数则》等数篇文章。马一浮先生是近代博通大儒,曾遍览四库,深究学问,诗词、书法更是名冠一时。出佛入儒,游戏笔墨,广综天下学问为“六艺”之说,影响深远,是中国近代新儒家开山鼻祖之一。

  不过,最让我们敬佩也不解的,是他在那样一个动荡的时代中,却坚守中国传统的读书、教育模式,兴办复性书院、鬻字刻书,迥异时流。所以,我们带着这个疑问,在那期的《文心相印》栏目中,采访了时任马一浮纪念馆馆长的龚鹏程先生。龚鹏程先生从马一浮先生的留学经历、思想演变、以及中国的隐士传统几个方面,做了很精辟的解释回答。这篇采访稿后来就定名为《隐士的标杆》。

  您可以看出,我们这样做,其实已经类似在做一本学术普及的刊物。带着我们自己的思考,深度挖掘一个历史人物的方方面面,这应该是其他刊物所不具备的。

  为了介绍某一专题,《中国书房》团队不惜工本和时间,例如《中国书房》第四卷的专题:纸史、造纸、古纸举要、笺纸流变、敬惜字纸、古籍修复用纸、藏纸及其他。宣纸有“纸寿千年”的美誉,可是如今书画创作、古籍修复所用的纸张,和我们所想并不一样,古法造纸几近失传,《中国书房》团队考察了北京、上海、安徽、浙江等地造纸工坊,拜访了诸多造纸师傅,梳理历史文献,请教研究纸张的学者,详细讲述造纸流程、纸的发展演变,揭示传统手工纸的制作……